武汉新闻网,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武汉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test  as  52  xxx  电动车

“低美感社会”是必经之路美育应从推广生活美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0-09
摘要:你可以动手改造千篇一律的校服,第一步从测量自己开始。只有了解身材比例,才能决定上衣下摆要不要扎进裤子、裤腿要不要卷起来露出脚踝。 它发生在,2012年,交通大学人文社会

  你可以动手改造千篇一律的校服,第一步从测量自己开始。只有了解身材比例,才能决定上衣下摆要不要扎进裤子、裤腿要不要卷起来露出脚踝。

  它发生在,2012年,交通大学人文社会学院院长曾成德和另外5位来自教育、设计等领域的学者、专家一起,发起了“美感教育课程推广计划”,研究审美如何从娃娃抓起。

  最早,执行这一计划的只有6位老师。他们把美感教育抽象出色彩、质感、比例、构成、结构、构造6个主题。

  甚至课堂也不一定非要设在学校里。例如实地探访“康青龙”(台北3条老街:永康街、青田街、龙泉街,各取一字组合)地区,观察老建筑的设计。

  或者去海边野餐,孩子们自己动手制作食物,处理食材时的块、丝、片,就对应了构成概念中的点、线、面,如何搭配得赏心悦目,要费一番功夫。

  推广最先在中学教育中展开。中学是青春期的开始,学生在这个阶段萌发希望自己和别人不一样的想法,追求个性,渴望能够得到他人的承认和喜欢。

  在曾成德看来,这是介入美感教育最好的时候:“因为自己爱美,希望别人也喜欢美美的自己,是一个开发同理心最好的时候。”

  A:我原来在大学里是念建筑,到了美国继续念建筑,在哈佛拿了硕士学位。整个美感教育计划实际上一开始是我在哈佛的学长汉宝德先生的想法。

  他在40年前,1970年代中期,就希望推动地区的美感教育。那个时候他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说法,叫“美感教育救国论”。他指出,“国民普遍美感水平过低,影响到一般国家的发展”。

  那个时候,人都认为当务之急是发展经济,应该科学教育先行,就让他先去成立科学博物馆,推动科学教育,等到人民富足了以后,也许再来谈美。

  地区发展了20多年之后,经济已经发展得很好,可是汉宝德从来没有忘记他的理想。差不多十年前,他号召了一批人,一起想办法落实美感教育。

  A:其实我们是从“曲线年代,汉宝德先在台南成立了台南艺术学院(今台南艺术大学),那个时候我在东海大学,后来又到交通大学,只是从旁襄助。

  2000、2002年左右,我们开始想办法把美感教育落实在社会里。一开始在各处建立了社会教育馆,后来改称生活美学馆,作为我们“生活美动”的基地,推动一般民众对于审美的感知和体验。

  直到8年前,2012年左右,我们决定落实到正式的教育体制中。我们实际上是从0开始,到现在有700多位老师。每一个老师,都根据当时当地的具体情况,开发出自己的特殊课程。在美感教育计划的官网上,被记录下来的课程和案例已经超过500例。

  在推广的过程中,我们特别注意吸取世界上美感教育做得比较好的国家的经验。今年,芬兰教育局的代表访问地区,发现我们的美感教育推广已经几乎跟他们同步。

  A:我认为我们看得最清楚的就是北欧,尤其是芬兰和丹麦。芬兰过去几年一直在推动“无课纲计划”,美感教育变成一个跨领域的学程,以问题为本,来驱动人们对现象的综合理解。

  另外一个就是丹麦。丹麦的美感教育已经落实了将近100年。我们可以看到其成果如何在它的设计文化中呈现出来。

  在东亚,日本推动美感教育的成就也非常明显。他们其实是从明治维新就开始奠定美感落实在生活中的各种可能性。不同的季节要吃不同的食物,不同的环境要做出对生活不同的回应。

  韩国就更清楚,他们进入的是文化创意产业,文化创意产业能够发展的根基,其实就是从小学一直到中学的美感教育。所以我们可以看到韩流如何借助这一基础,席卷世界。

  在华语地区,还可以感觉到改变的是新加坡。新加坡因为是一个弹丸之地,当年最注重的是商业、金融,然而,从2005年左右开始,新加坡的教育部决定把有关艺术美感设计的事情落实在他们的教育体系里,由此带来了近10年的重大改革。

  A:15年前我们就在推广生活美学,所以一开始我们就很清楚地知道,美感教育是必须通过生活去触发的。生活中有什么事情值得我们注意?怎样使我们的社会变得更美好?

  比如在澎湖县西屿岛的西屿中学,林雪倩老师带领学生观察当地的风景,鼓励他们用文字描绘出自己的感受,再把这种感受抽象成色卡画下来。

  这些学生也许离家后就难得再回来看看,但美感课上的这些色彩会作为他们的家乡记忆,永远留存在脑海里。而这也体现了美感教育的价值之一:文化认同。

  A:在我们的美感课中,艺术课绝对是基础。但是我们不是纯粹的艺术教育。艺术家提出问题,而我们除了问问题之外,也注重如何解决问题,这就涉及到设计层面。

  比如说,设计一个住宅,住在这个房子里的是几个人?早上洗不洗澡,喝不喝咖啡?怎么让生活里充满了咖啡的香气?充满光影的美?我们在乎的,不仅仅是一个房子的事情,而是生活的美。

  高铁也是类似,给带来了改变。在这些改变当中,我们发现了一个所谓的基盘建设,美感教育就是一个基盘建设。

  既在乎自己怎么样更好、更美,也希望旁边的人、喜欢自己的人也能够变得更好、更美。让整个华人世界达到一个美的境界。

  事实上,中国对美感教育的推崇,开始得并不算晚,甚至曾经非常领先。早在20世纪初,蔡元培就曾经提出过“美育”的概念。

  一开始,蔡元培就没有把美局限在外观层面,而是指出:“美育是最重要、最基础的人生观教育。”为了推行这一理念,蔡元培在北大亲自开设过美育课。在他之后,朱光潜、宗白华等美学大家也都撰文讨论过美感教育。

  很可惜的是,在中国后来几十年的社会变革中,一直都崇尚注重实用理性用而忽视美学的教育传统。语数外、理化生被叫做“主课”,而美术、音乐是地位远远次之的“副课”。

  2019年4月,《新周刊》提出“低美感社会”的概念,尖锐地指出当下时代具有“审美匮乏症”,并总结了十大表现,奇葩建筑、悬浮剧、网红脸、伪古风等等都被列在其中。

  然而,或许我们不必对中国现下的“审美匮乏症”感到绝望。在社会转型期间,固有的标准被冲击,新的规则尚未建立,人们都是摸索着前进。提升国民审美,从来就是一条曲折的道路。

  比如,优雅的法国人,曾经“相当粗鄙”。1789年法国大失败,他们自己反思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国民审美力的低下。

  席勒在《审美教育书简》中不止一次地提到:“不是粗野,就是懒散,这是人类堕落的两个极端。”他提出,为了整个社会的福祉,“为了解决实生经验中的问题,我们必须走审美的道路,因为我们是通过美走向自由的。”

  直到19世纪中期,英国人仍旧深陷“山寨审美”当中。1851年伦敦举行了第一届世界博览会,当年许多被人引以为傲的展品都非常粗陋,更要命的是“不搭”:

  这使得英国的知识分子们大受刺激,批判这些工业带来的新产品是“趣味最恶劣的、 丑陋和不协调的奇想”。

  “工艺美术运动”由此兴起,其中一个重要的举措就是加强公立学校的图画课教学,提高国民审美力从此成为英国国策,绵延半个世纪。

  大西洋彼岸的美国也奋起直追。1870年代,麻省通过了图画法案,在超过五万人口的市镇对成年男女及儿童实施强制性的图画教育。

  100多年后的2007年,全美50个州中,有47个州设立了关于艺术教育的强制规定,40个州把艺术纳入了高中生的毕业考核。

  在中国,改变也在酝酿和发生。年轻人在自下而上表达对提升审美的渴望。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的走红路径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部精致的纪录片在央视播出后,经由90后、00后聚集的B站发酵,才成为全网爆款,弹幕里都是对高级美的赞叹:“这才叫温文尔雅、芝兰玉树……”

  今年9月,央视综艺《时尚大师》推出第二季,“小鲜肉”王俊凯等嘉宾带领观众了解中国传统的色彩文化,了解“祖传的高级感”。

  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人,主动开始注意自己的外表和谈吐。《2019中国女性自信报告》指出,90%以上的中国女性受访者被问到时,都表示“美商”(Beauty Quotient,简称BQ)重要,她们提升“美商”的首选就是衣着和化妆打扮,其次是读书。

  而《2017中国人时尚生活审美报告》指出,中国男性对自己形象的审美要求也在不断增长,在美妆消费方面,男女消费金额的差距已经从2014年的26.6元减少到了2017年的13.7元。

  “低美感社会”是一个社会发展的必经之路,美感的养成非一朝一夕。重要的是,我们能够意识到问题,未来做得越来越好。

  芬兰的学校里,三分之一的课程都是艺术科目。在基础教育阶段艺术课程就是必修,与传统的学术课程具有相等地位。

  芬兰教育部门专门就艺术教育单独发行了《基础教育中一般和高级艺术教育国家教学大纲》,最新一版于2018年8月开始实施践行。

  在这份教学大纲里,明确规定了9门必修的艺术课:建筑、视觉艺术、手工、传媒艺术、音乐、文学艺术、杂技艺术,以及舞蹈、戏剧。其中,音乐、视觉艺术和工艺美术是核心科目,贯穿整个教学过程。

  匈牙利以音乐教育闻名,从幼儿园开始,音乐训练就一直是基础课程的一部分。常规学校里,每周都有两次音乐课,音乐学校里,每天都有音乐课。

  此外,按照法国文化部和教育部的规定,每一片区域,都必须建立一所音乐学院,一座音乐剧院和一个组织策划音乐活动的服务机构。

  现在,艺术是法国所有学校教育的必修课。《艺术教育法》规定从幼儿园到大学都要有艺术相关课程,课程内容涉及音乐、美术、戏剧、舞蹈、摄影、电影、建筑等。

  每个学生必须至少参加一项兴趣小组,这种社团并不是小打小闹,学校会帮助他们邀请高级别的艺术家作为指导老师参与其中。

  在学校之外,新加坡政府定期拨款,对城市建筑物进行冲洗、粉刷,使整个城市呈现出明亮的美感。官方也乐于大力兴建艺术场馆、举办文化展览,使得对美的感受和追求成为全民可参与的活动。

  其后半个世纪,制陶、做瓷、造纸、上漆、染织、雕刻等日本民间工艺得到制度化保护。1980年代,辨识度极高的“日式设计”已经形成。在世界建筑、设计、时尚等各个领域,都涌现了一批日本人的名字。

  这个小细节透露了日本和欧美完全不同的美感需求。和北欧的自由平等不同,日本人强调秩序感,并且对审美的要求从幼儿园就已经开始。

责任编辑:admin

武汉新闻网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 邮箱:
联系电话: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