ȴʣ ȵ
主页 > 社会 >

推进社会治理体制机制创新:结构条件与现实基
              Դ 未知 2021-02-22


      社会治理的本质是不断调整与调适不同群体之间利益关系的过程,社会治理体制机制创新的本质是不断调整与调适国家与社会关系的过程。党的十九大报告对社会治理的认识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形成了关于社会治理的整体框架与系统观点,为新时代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作出了全面部署。无论是社会治理还是社会治理体制机制的创新,涉及的内容十分广泛,结合我国社会转型与变迁的历史进程、现实情境与未来走向,要求我们必须回到社会结构总体层面去理解与审视社会治理的理念思路、制度机制以及方法手段等。换言之,我国社会结构的深刻变化不仅是社会治理的对象范畴,也是推进社会治理体制机制创新的结构条件与现实基础。

      社会治理的本质是不断调整与调适不同群体之间利益关系的过程,社会治理体制机制创新的本质是不断调整与调适国家与社会关系的过程。党的十九大报告对社会治理的认识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形成了关于社会治理的整体框架与系统观点,为新时代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作出了全面部署。无论是社会治理还是社会治理体制机制的创新,涉及的内容十分广泛,结合我国社会转型与变迁的历史进程、现实情境与未来走向,要求我们必须回到社会结构总体层面去理解与审视社会治理的理念思路、制度机制以及方法手段等。换言之,我国社会结构的深刻变化不仅是社会治理的对象范畴,也是推进社会治理体制机制创新的结构条件与现实基础。

      近年来,我国社会治理取得显著成效,探索完善和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治理体系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已经形成。但同时,社会治理的结构环境和对象也处于快速变动之中,要准确把握和研判这些新形势新变化,不断化解“治理失灵”的困境,形成面向未来的社会治理格局,要求我们必须着眼于从社会结构的视角看待和理解一系列深刻变化及其产生的深远影响。

      从我国社会结构的变化来看,改革开放至今短短几十年间,变化速度之快、经济与社会变化深度之剧烈前所未有。在这种情势下,要确保社会发展既充满活力,又和谐有序,就必须关注社会结构在转型中所呈现出的异质特征、断点形态和多重面向。譬如,“单位制”已经式微,但对于集聚于社区的越来越多的“社会人”,如何建立新的管理模式仍在不断探索之中。城乡二元分割的流动藩篱早已打破,但越来越多的流动人口对既有的城市社会结构产生很大冲击,如何突破户籍差异及其所负载的诸多制度性障碍仍需时日。人民群众的物质生活水平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得到极大提升,但经济结构调整和经济压力下行之下,不断满足和实现人民群众高涨的发展预期也成为各级政府的绩效压力。随着精准扶贫战略的纵深推进和社会保障体系的不断完善,农村贫困人口和城市低收入群体的生活显著改善,但行业差距、区域差距、城乡差距、贫富差距仍然较大,社会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状况仍然显著。科技手段的不断革新在带来极大便利的同时,技术与社会“异步”的特征明显,也产生了诸多负面影响。比如:网络犯罪率不断增多、网络和意识形态容易偏离主流价值、信息安全及连带而生的社会安全漏洞增多,这些都对实现社会有效治理带来了更多的“变数”和不确定因素。

      不一而论,这些结构性的变化成为今后一段时期社会治理的新形势新条件,虽然层次不同、对象有别,但这之中有三项变化特征值得我们更加关注,即社会结构的复杂化、利益主体的多元化和社会风险的非预期化。

      社会结构的复杂化。现代社会诸构成要素的功能更加分化,子系统关联度日益加深、要素间转换速度不断加快。一个要素、部门或系统的变化可能会同时引发其他要素、部门、系统的变化,乃至社会总体结构的变化。这种特征在前现代社会或传统社会所不具有的,但,恰恰是这种复杂化给条块分割、各司其职的传统治理模式提出了挑战。换言之,因循固有的治理模式难以应对这种社会结构复杂化的现实环境。

      利益主体的多元化。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不同主体、利益群体或阶层群体的价值取向、利益诉求以及表达实现方式更加多样化、差异化。这一方面,要求满足不同群体需要的制度化途径和手段方式要更加灵活多样;另一方面,也使得寻求“最大公约数”、实现利益协调整合与价值引导的难度增大。

      社会风险的非预期化。现代社会的诸多风险与矛盾,常以不能准确预见的形式和特征出现。当然,有目的行动的非期然后果是社会个体行为的一项固有特征,但现代社会的复杂性无疑强化了这种属性。一方面,当行动主体的行为方式愈发多样时,产生的各种非期然性后果也自然就更加驳杂。当这些行为后果以累积、叠加的方式相互作用后,进一步增大了不可预期性;另一方面,科技手段的发展所带来的不确定性,是不能忽视的一项外在因素。这种外部环境的不确定与社会个体行为后果的不确定相联结后,既加快了风险链条间的转化速度,也更加强化了社会风险的不可预期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