ȴʣ ȵ
主页 > 热点 >

从政治热点到经济热点的答疑解惑
              Դ 未知 2021-02-22


      “重庆市解放碑商业区,高楼林立,商贸云集,夜幕下斑斓闪烁的霓虹灯和川流不息的人群折射出这里的繁荣与活力。这是在中国。而就在不到200公里外的重庆市武隆县大山深处一个贫困村,对这里的大多数村民来说,每月几元钱的电费已是一笔不小的支出。这仍然是在中国。”——这是书中的一段关于“怎么看我国发展不平衡”文字,所有的情感色彩和经济理论都隐匿于文字中,执政党对热点的解读和读者对热点的解读之间有多少重合和不同,想来都需要阅读完全书后才能有答案。

      当下,如果是一本纯理论的书,即便在学界是讨论的“热点”,但对普罗大众来说,依然无人问津,但如果是关切大众自身利益的理论热点,结果就一定会不同。当然,“理论是灰色的”,用问答式的行文方式传递执政党层面对社会热点进行理论解答,还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挑战。

      要做到“深入浅出、有说服力的回答,观点准确、说理透彻,文字生动、事例鲜活,图文并茂、通俗易懂,具有较强的针对性和说服力”,还是有些难度的。毕竟时代不同了,单一靠政治理论说教的方式不足以被公众信服,理论和实际社会生活的差距不是式的电视秀,亦非吴敬琏式的自传书,所谓“热点”一定是和普通人吃喝拉撒睡、衣食住行、上学就业、医疗娱乐密切相关的话题,是普通人每天面临的困惑而又看似无解的现实难题。

      每一个接受过初中教育的中国人都能够理解和明白“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的辩证关系”,以往“理论热点面对面”虽然依托热点展开话题,但强化、偏重的还是理论话语体系的表述,大量的体系类语言并不能够起到释疑的作用,其结果是事倍功半。

      必须承认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和进步,就如同我们无法否认30年前的普通中国人生活水准根本无法与现在的生活水准相比,即便是存在着种种社会弊端和经济瓶颈,但我们能够看到整个国家的进步、每个家庭生活的提高——渐进式的过程就是一个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

      对理论热点的选择以及表达方式的选择变化在一定意义上体现了执政党层面的理论、宣传体系不断地提升的过程。话语选择和话语方式的改变本身具有的意味足以令人琢磨。

      与往年的“理论热点面对面”不同,今年的7个热点问题几乎被经济话题所涵盖,即“我国发展不平衡、就业难、看病难、教育公平、房价过高、分配不公、现象”等7个热点问题。没有了纯粹意义上的政治话题,没有了性的“对立、反思、先锋”等概念性的纠结——单纯的民生经济,关切的不是空洞的国家利益,而是“阶层、个人”的利益相关。

      解答七个“怎么看”,就是解答中国经济出现了什么“毛病”,执政党层面如何看待这些“毛病”,解决这些“毛病”。

      答问的方式,直接而有效。热点和难点原本就没有区别,正面回答问题的态度和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思路一目了然,读后观者无惑,问者无疑,所要做的是个人力量汇聚于国家力量之中。

      在倡导个人精神至上的今天,任何一个国家的国民都不可能在经济问题上放弃国家的力量解决根本问题,本轮国际金融风暴更是验证了这个道理。2010年的七个“怎么看”,从执政党层面告知了公众:秉承理论和实践的统一,经济民生才是最根本的热点,有能力、有办法去解决现实问题。

      “理论热点面对面”从政治层面向经济层面的过渡意义不言而喻,“民生才是最大的政治”,“经济实力才是一国在世界上获得真正意义上的话语权”已经成为社会共识,一套原是纯理论出发点的丛书能够在2010年完成话语体系的转变是值得纪念的。

      2010年的夏天,推荐你阅读一本“经济生活与理论基础相关联”的书——《七个“怎么看”——理论热点面对面·2010》,它能影响你未来的经济生活质量,也许还会有其他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