ȴʣ ȵ
主页 > 都市 >

第一千一百零七节 无声的祝福
              Դ 未知 2021-02-23


      一年之后,闽东丁才市市委被人实名举报。身为巡视员的沈斌,奉杨子骅之命,带队入住丁才。这一次,沈斌没有给任何人面子,毫不留情的拿下了一批干部,其中还包括一名副省级大员。南湖政坛的官员们,这才发现谢援朝的这位女婿没有沉寂,刀锋依然还是这么锋利。

      日月如梭,以谢援朝为首的领导班子转眼过去了两年。这两年中,新锐干部中最耀眼的莫过于顾崇辉和张朝瑞。顾崇辉经历了近两年的文明办历练,被谢援朝下放到西部重省岭西,担任专职省委。而张朝瑞,则是去苏省,担当了常务副省长一职。

      两年之中沈斌偶尔展露一下,经历了两年的沉寂,沈斌终于提拔了一级,跨越了正厅级别,成为副部级巡视大员。这两年来,韩波与方浩然都很低调。之中,瞿辉和周宇倒是经常大放异彩,颇有与谢援朝三足鼎立之势。但熟悉官场运作的人都明白,中央的实质大权依然牢牢掌控在谢援朝手里。平静的两年过去,韩波和方浩然的两大阵营也在运筹帷幄,准备着最后决胜千里之战。

      刘欣等人渐渐的隐退到幕后,开始与欧美等家族联手建立世界性的媒介王国。英国方面,马丁家族树倒猢狲散,之后不但遭到政府的打压,还遭受了美国人的报复。一个强大的老牌家族轰然倒塌,对沈斌来说已经不惧什么威胁能力。

      第四年年中,中央局高调宣布,由韩波为主导,进行全国政务整顿。军务上,谢援朝委派方浩然铁腕治军,打破派系的壁垒,把枪杆子牢牢的掌控在党的旗帜下。两个人的强势路线,得到的回应却截然相反。韩波在基层实地调研,行走几个省,雷厉风行的解决了一批疑难问题。韩波的作法得到广大的支持,方浩然却由于铁腕治军,得罪了一大批军内元老。

      霍仁军是韩波的嫡系,韩的到来,霍仁军当然要高调的宣传一番。一周的调研,让南湖的官员们感受到这位的厉害之处。不少沉积的官民矛盾,在韩波的主导下当场解决。有些实权官员,当即被韩波打入冷宫。

      刘欣等人知道韩波有私事要谈,客气的打了声招呼,返回到别墅中。山风搬来一个小方桌,放了两盘水果和两杯清茶,悄悄的向远处走去。大约二十米的距离,山风停了下来,警觉的目视着周围。大志也带着人,迅速在四周布防起来。

      “沈斌,这四年来,我与浩然无时无刻都在盯着对方,可以说在这种互相监督之下,相互之间改变了自身不少毛病。管理一个国家不容易,这四年我觉得非常累。如果说优缺点,在细节问题的处理上,浩然不如我果断。但在大局观上,他比我强。特别是这次铁腕治军,浩然显示出非凡的魄力。”

      韩波轻微摇了摇头,“你走不了,你的身份早已经被打上了烙印。如果你还为孩子的安全着想,没有比国内更安全了。只要你的身份还在,加上观察集团的财力,这世界没人敢动你。不管是身份还是财力,一旦失去了其中之一,那可就不好说了。所以说,你小子还是安心的干好本职工作吧。”

      韩波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放下茶杯说道,“这两个月的调研,我发现基层很多干部都在敷衍了事。有些干部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对上面的政策说一套做一套,弄得民众怨声一片。这样的干部就像是体制内的皮肤病,上点药膏他就消停一阵。这边稍一松懈,马上就卷土重来。我打算让你这个巡视员,大刀阔斧的斩杀一批。”

      这些年国家积存的弊病,再不清理必将久酿成患。以前体系中存在着莫系,庞系,安系,宋系,田系等等,如百丝缠身动弹不得。现在谢主席励精图治推进体制改革,正是下手的好时机。不管将来是谁主政,对国家对人民百利而无一害。”

      方浩然认为,国家的三驾马车,政体乱了可以治,政党乱了可以整,唯有军队不能乱。特别是中队,必须牢牢掌控在党的旗帜下,国家才能安如磐石。如果被控制在个人手里,加上派系分割,那与过去的军阀没什么区别。这次方浩然铁腕治军,不但严正军纪,更要归拢军心。打破层层壁垒,重新把军心归拢到党的统一指挥上,才是根本。

      对于方浩然的见解,韩波也是非常赞叹。他知道中国的体制治吏容易治军难,军方元老及每一任大佬都保存着自己的体系。这把刀举起来容易,落下去很可能就斩杀到自己。方浩然这种不破不立破而后立的勇气,让韩波非常敬佩。

      一个月后,平静的中国大地上,突然杀出一支由中央主席办牵头,主导的督查大军。一开始人们还以为这支督查队伍,向以往一样走马观花抓几条倒霉的小鱼小虾。没成想,沈斌跟寻找杀父仇人一样,从南到北一路斩杀。不到半年的时间,大小官员被制裁和拿下的不下于七百人。为此,沈斌在体制内博取了一个‘独臂恶魔’的称号。

      只要独臂恶魔一出现,当地官员是一片哀鸿,吃饭睡觉都战战兢兢。因为沈斌跟其他的大员不同,根本不管你是什么体系和后台,更不问你有没有实证违纪犯法,只要他认为你不合适,就地拿下。不少官员甚至联名告到了中央,根本没用,上至主席谢援朝委员长瞿辉,下至各部门,无不支持沈斌的决定。

      大选的日子渐渐临近,谢援朝开始转入的低调时期,把方浩然和韩波推到了前台。体制内的大员们发现,方韩二人的竞争并不显得激烈,在很多问题上多次强强联手。两个人的平静,得到了田振文等老一辈人的称赞。不管是谁成为一把手,能平稳的过度到新班子身上,不失为最好的结局。

      沈斌占据了南湖一个名额,成为新一届党代表。人们的目光开始集中到北京,各大媒体也把焦点放到了方浩然和韩波身上。沈斌豁然发现,观察和乘风两大集团,开始侧重的宣传方浩然。沈斌没有干涉,他知道这是苗虎的运作。不管怎么说苗虎也是方浩然的情报军师,这种有利条件他当然不会放过。

      主席台上,即将交接权力棒的谢援朝,脸上没有失落感。这五年的成绩,谢援朝给自己打了八十分。方浩然和韩波都很感激谢援朝,如果没有他的支持,整军和治吏根本推行不下去。谢援朝在生涯最后两年,确实为国家写下了浓重的一笔。

      沈斌敬佩的看着韩波,韩波也不经意的对他微微一笑。两个人走过投票箱,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大会经过统计,方浩然以微弱的优势,当选为新一届总。这是建国以来,当选票数最少的总,但也是最的一届。

      一个月之后,就在人们关注新一届领导班子开始主政之时,一条不起眼的新闻出现在观察集团的检索上。中国驻奥地利大使沈斌,正式向奥地利总统递交了国书。这是沈斌与韩波的交易,改选之后沈斌将功成身退,在美丽的奥地利,度过他今后的生涯。

      沈斌没有放弃官方身份,但他远离了核心。多年来的打打杀杀,及中的勾心斗角,让沈斌厌倦了那种生活。现在,他终于找到了合适自己的位置。在这个美丽平静的国度,沈斌一家开始享受着温馨的生活。

      观礼的宾客们送来了祝福的目光,在远处一辆宾利房车内,罗志森拿着桑格的乌木杖,也在温馨的看着这一幕。罗志森眼睛里闪烁着高兴的滢光,他想起了安致远,如果安致远还健在,他会很高兴看到两个小家伙迈入婚礼的殿堂。